首頁 > 服務 > 裝修百科 >
Article details裝修百科 >

互聯網裝修真的多快好省?互聯網思維裝修已成趨勢?秦皇島裝修公司

日期:06-09 作者:樂中樂  來源:秦皇島裝修公司    瀏覽:

網絡可以讓信息透明,但特供材料無對比,工人技術不到位等種種原因導致的裝修質量很差的問題。

 

鈦媒體注: 當互聯網+這個加號結合了裝修市場,越來越多的年輕人開始享受 “ 網上下單,上門裝修”的快捷和便利。然而,當更低廉的價格、更短的裝修周期改變了傳統的裝修體驗,裝修領域的創業公司們依然仍處在拚殺價格的階段。大家都想複製“小米模式”,最終能在多大程度上給行業帶來改變?來看鈦媒體記者馬婧在走訪了多家互聯網裝修公司後,所提的六大疑問。全文原載於《商業價值》雜誌6月刊,網絡首發鈦媒體:

不管每天工作多忙,趙嘉一定會抽空來到位於豐台區宋家莊順八條的廣順園小區,看一下裝修的施工情況。這套建築麵積98平米的兩室一廳,是北漂趙嘉第一套屬於自己的房子。主打“全包699/m2,20天完工”的愛空間進入了趙嘉的視線,“這種模式挺省心的,價格也便宜,好像還跟小米有點關係,應該不是騙子。”

所有裝修過的人都會心有餘悸,那是一段花錢買不痛快的經曆。

愛空間開工的第9天,趙嘉告訴《商業價值》,“活兒還沒幹完,我不好說裝修質量如何。但是,服務態度是真的好,發現問題告訴工人,立刻就會給你改,沒有二話。抬手不打笑臉人,和愛空間的溝通還是挺和諧的。”

表麵上看,“×99元/m2是互聯網裝修公司在報價上的統一策略,對於用戶來說一目了然,單價乘以建築麵積即可得出裝修總費用。更重要的是,要做到價格低服務好,“暫時不考慮盈利”的慣用語句頻頻從各家互聯網裝修公司CEO口中說出。

但是,互聯網裝修真的那麽美好嗎?

一口價能兌現嗎?

“28888元拎包入住”、“一口價”等營銷策略早就被傳統裝修公司用了個遍,被業主揭穿的也不在少數。此次,互聯網裝修公司清一色打出“×99元/m2全包”、“十大知名主材”、“質保無憂”等宣傳標語,實在難以讓人信服。

很多裝修公司都會以改水電等借口誘導業主增加預算,這也是趙嘉之前最為擔心的地方。“我之前谘詢過很多公司,也問了周圍的朋友。不管多大的裝修公司,說是不給你多加錢,到後來都會跟你多要錢。”

其實,這與裝修公司和工人之間的薪資結算方式有很大關係。傳統裝修采用分包的模式,裝修公司獲得越高的裝修費用,工長和工人也相應可以分到更多錢。而愛空間全部是自有工人,和公司簽訂勞動合同,繳納五險一金,單日工資300元,每月工資按工作天數結算。也就是說,業主做與不做裝修增項,對於工人的收入並沒有影響,趙嘉這套房子的裝修增項都是他本人主動提出來的。

柚子裝修創始人兼CEO葉旭輝認為套餐可以覆蓋90%的用戶,剩下10%的用戶可能有一些特殊情況,比如頂樓天花板漏水等。“這種情況樂中樂都會在一開始就提出來,跟業主簽約之前他就知道這個事了,簽約後絕對是一口價,除非業主要求,不然不會有增項。”

能從流程上改善用戶體驗嗎?

隨時隨地掌握施工進展確實是由互聯網裝修公司率先執行的。開工後,工人會按照要求拍照上傳圖片,比如說材料開包環節、埋線環節等,監理會不定期突擊檢查,有問題都會在微信群裏說明,讓用戶隨時隨地了解施工進展情況。

即便如此,趙嘉還是會一天往返30公裏去施工現場看一眼,隻為安心。這也體現出業主和裝修公司之間的不信任,有的業主甚至還會雇傭第三方監理來監工。葉旭輝告訴《商業價值》記者,“蘋果手機哪裏需要用戶雇個監理,因為大家相信它的品質。此前的裝修公司幾乎沒有口碑、品牌可言,他們有的隻是知名度。”

以往,消費者走進裝修公司之前,對於家裏究竟裝成什麽樣並沒有明確的思路。往往是被設計師用概念忽悠了一通兒,草草定下了設計方案。開工以後又陷入跟裝修工人互相PK的境地,方案不斷爭來爭去、改來改去,用戶體驗非常糟糕。

互聯網裝修要想提升用戶體驗,就要從用戶踏進公司大門的那一刻開始改造裝修流程。首先,鼓勵用戶去線下體驗館或是往期完工的業主家,現場感受裝修品質,所見即所得,用戶眼睛看到的產品和未來自己家裝修完成後的品質是畫等號的。

其次,就是對施工工人的嚴格把控。愛空間嚴格要求必須是自有工人,所有工人上崗之前都要經過培訓;江蘇工人在裝修行業以幹活細致著稱,柚子裝修的幾百號工人全部為江蘇籍貫。“工人不穿工服、不攜帶便捷式馬桶,隻要被照下來,樂中樂就要扣分。業主表揚某些工人,就會給工人加分,這個分數左右著工人的優先排單資格。”蘑菇裝修CEO尚海洋表示,賞罰分明的機製,可以調動工人積極性。

第三,銷售經理都會建立一個微信群,及時交流裝修進展,群裏包括業主、工人、項目經理、項目經理助理、設計師、監理等,甚至愛空間創始人兼CEO陳煒也出現在裏麵。“如果有時間我也會在群裏解答問題,群裏也有客戶抱怨的時候。比如有人說櫥櫃金屬麵粗糙,樂中樂就要拉走重新做。”在陳煒看來,信息不透明是業主最大的痛點,愛空間就是要打破它。

天真能完工嗎?

所有拿到新房的業主都想第一時間開工裝修,早日喬遷新居。互聯網裝修公司的工期普遍較短,愛空間更是打出了20天完工的口號。真實的情況是,業主簽單後,需要等待2~3個月才能開工,而這20天指的是工作日,而且不包含門和櫥櫃。

宋家莊廣順園小區樓下,做實木家具的徐鑫正在和記者攀談。瓦工出身的他在聽完互聯網裝修隻需20天工期後,頻頻搖頭,“這是不可能的,真正幹活時間隻有十幾天,所有裝修隊都能做到。大部分都是等著,測量完櫥櫃、門,下單生產到送回來都得20天。除非這些東西都是半成品,組裝在一起倒是有可能。”

的確,徐鑫口中幹等產品的時間的確無法避免,畢竟貼完瓷磚才能量門,如果提前定製,就無法保證每一道門都嚴絲合縫。互聯網裝修把裝修的工序分解成標準化,將可能做到每一道工序和每一個工藝完全標準化。在等牆麵幹的時候就做地麵,每個工種都是獨立的,通過全新、合理的編排,可以大大提高效率。

難以置信的徐鑫和記者一同走進趙嘉的房子,工人向記者證實了門和櫥櫃並不在20天工期範圍內,徐鑫聽後狡黠一笑,“我說什麽來著,門和櫥櫃都不算,20天工期算個啥,讓我來都用不了20天!”

工期長短對於大部分業主來說確實算不上主要痛點,多等上1個月也並非難以接受。所以,互聯網裝修公司才敢於拿工期炒作,即便兌現不了,用戶也不會太在意。

知名主材就能保證質量嗎?

互聯網裝修的標準化無法體現出業主的個性。比如,地板、瓷磚隻能采用製定廠商的指定型號,通常來說用戶僅僅可以在3款不同顏色當中選擇。海爾有住百變加1.0去年剛剛上線的時候,地板是固定的,沒有任何選擇餘地。很多用戶都反映選擇範圍太小,後來用用戶投票的方式鎖定了3種花色,覆蓋所有的木質品。

有住網聯合創始人楊鐵男也表示十分無奈,“如果放開選擇的話,采購難度將會很大。好比如果1萬個用戶都選擇一個型號,我能談到一個價格,但如果你把它分散掉,2000個用戶去談一款,那2000個用戶去談別的,原先的價格肯定就沒有了。所以這裏麵會有權衡和取舍,一定有一部分用戶因為這個原因放棄了樂中樂。”

在葉旭輝看來,全包的套餐的確節省了裝修時間、精力,個性化方麵就要有所犧牲,更適合剛需用戶,比如出租。柚子裝修推出的399元/m2半包套餐則更符合都市白領對個性化的需求,不包主材,隻包施工必須的材料,比如水泥、黃沙、水管、電線、油漆等。他表示,“樂中樂接觸下來,有差不多70%的業主,總會有一些主材瞧不上,需要要自己去購買,半包套餐更加靈活。”

雖然選擇範圍不大,但互聯網裝修公司主打的都是國內、乃至國際上知名廠商的主材。有了大牌公司的背書,這些材料真的可靠嗎?

“一平米才六七百塊錢,可能給你用什麽好主材嗎?馬可·波羅瓷磚裏還有幾十元錢的呢,八成是廠家的特價磚。”徐鑫告訴《商業價值》。同時,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業內人士向記者透露了品牌建材OEM潛規則,“目前大部分品牌的建材都是貼牌的,從材質、性價比來說,很有可能還不如二三線品牌。樂中樂給大國企蓋樓、裝修都會使用質量過硬的二三線品牌,可是消費者意識不到這個問題,他們寧願相信瘦死的駱駝比馬大。”互聯網裝修極可能在短時間內催生爆款,比如,某一款隻給互聯網裝修公司供貨,貼牌生產,獲得更高的品牌溢價。

單月1000單真的能實現?

不知道從什麽時候起,互聯網裝修也需要搶購了。有住百變加V1.2首批開放2000套,2小時售罄,增放200套,在2分鍾內被搶購一空。互聯網裝修的“饑餓營銷”並非刻意為之,更多是產能不足的無奈。

想要提高產能就要多招工人,規模化後的如何管理工人,保證施工質量?傳統裝修公司的本質上是用人管理,因此很容易出現管理上的天花板,比如1個項目經理管10個工地,10項目經理要有1個項目主管,10個主管要有1個經理,10個經理要有1個總監,隻有這樣管理才能上去。

即便是實創、巨峰裝飾等上市公司,也沒有一家公司超過300名設計師、300個施工隊,都是單月幾百單而已。柚子裝修、愛空間又憑什麽定下年底前單月開工1000家的目標??

葉旭輝從淘寶和Uber的管理中意識到,不能靠人來管,要靠係統來管理。“如果真的靠人管理,淘寶怎麽可能管理400多萬商家,Uber中國區幾十個人怎麽能管理10個城市的司機?”

傳統裝修公司無論幹好幹壞,工人都會照常拿錢,服務行業需要的是更人性化的獎懲製度。

製定遊戲規則就顯得尤為重要,柚子裝修采用按件計費,薪資比按天計費的方式還要高出一些。與此同時,工人也要承擔一定風險,隻有業主滿意了才能順利拿到錢,補救的部分不會額外付錢給工人。業主對工人滿意度的打分將會分階段進行,滿意度高的工人可以獲得優先排單權,如果做得不好也會根據不同等級進行懲罰,處罰的錢會返給業主。

怎麽盈利呢?

現在的互聯網裝修就像小米一樣,要用高性價比的產品來衝量,沒有量就沒有話語權,沒有盈利空間。

徐鑫曾經在天津開過一家小型的裝修公司,他告訴記者,小裝修公司利潤少得可憐。“不好幹啊,後來我把公司關了來北京做實木家具了。剛開始裝一套房子也就掙3000塊錢,就當做樣板間了,有了口碑,小區裏其他業主就有可能來找你。一般來說,後麵裝得房子才能掙著錢。”

其實,“×99元/m2全包”的服務就相當於傳統裝修公司做的“樣板間”,主要目的不是掙錢,而是積累口碑。先把用戶的量做起來,再變現,這樣的策略在互聯網公司當中屢試不爽。零利潤隻是暫時的,各家對於未來的盈利方向都有著明確的規劃。

尚海洋發現國外很多家庭的房子都很漂亮,好像他們自己天生就是設計師一樣,而當走進國內的家庭裏,幾乎看不出任何美感,感覺都是胡亂搭在一起。“樂中樂希望來幫中國家庭做這件事,把硬裝跟家具軟裝結合在一起,讓居室更舒適更美好。”

“輕裝修,重裝飾”是行業內普遍認可的思路,利潤更高的軟裝服務受到了大部分互聯網家裝公司的青睞。經過硬裝的磨合,互聯網裝修公司更能理解業主需求,能夠根據家中硬裝的風格,推薦合適的家具。雖然價格一定會低於傳統市場,但家具的毛利畢竟遠遠高於建材。

裝修雖然是低頻次的消費活動,但也絕非一勞永逸。10年是一個分水嶺,衛生間漏水、地板翹起、門變形關不嚴等問題都會出現,很多人也希望通過裝修能換一個環境、換一個心情。但由於傳統裝修體驗不好,用戶往往要下很大決心。“樂中樂能在20天內就把你們家全部裝完,價格又很便宜,裝修不再是折磨而是享受。”陳煒覺得舊房裝修是用戶的一個痛點,也會是一個不錯的商業點。

百變加V1.2發布會的現場,除了原有產品的迭代升級外,更是推出了主打智能家居的Plus版本。其中,智能家居接口部分充分考慮了現有通信標準的兼容問題,紅外、WiFi、Zigbee、藍牙均可百變加。這也給智能家電的選擇提供了很高的自由度,以前用戶隻能選擇同一平台上的智能家電,現在可以隨意選擇海爾U+、小米智能家居、華為平台上的任意一款商品。

智能家居最大的入口無疑是房子,智能家居走進千家萬戶畢竟5年後的事情,而有住要做的就是在今天種下希望的種子。楊鐵男告訴記者,“我可以把這些智能家居的網關和產品直接做到裝修裏麵,用戶隻需要花費很少成本就可以做到。現在可能沒有太大用,但是隨著時代的發展技術的進步,將來會發現這個平台還是會有很大的用處的。”

目前,互聯網裝修還是拚殺價格的階段,後期各自的產品一定會有所差異化。或許,樂中樂可以從他們對於盈利方向的考慮上看出一些端倪。

互聯網正在從小到大,由輕到重,慢慢滲透各行各業。家裝行業也許是最後一個尚未被互聯網“開墾”的土地,雖然裝修屬於低頻消費,但單筆消費都在幾萬元不等。從去年開始,一批互聯網裝修公司如雨後春筍般出現在全國各地,今年市場熱度還會繼續升溫。

除了擲地有聲的宣傳口號外,互聯網裝修真的應該回歸到裝修本身上,特別是體量逐漸增加後,能否一如既往堅守裝修品質。互聯網可以解決信息不透明,但依然無法解決諸如主材不好、工人水平不高等原因導致的裝修質量不高的問題。

吆喝喊的響,並不能解決實際問題,信息透明也都是假象,工人水平很差的問題無法解決,互聯網裝修確實是一個陷阱。

上一篇:紅嶼別墅 新中式高級灰秦皇島裝修公司

下一篇:高考與裝修,竟如此神似!秦皇島裝修公司

快速鏈接: 首頁 活動專區 案例 團隊 工藝 服務 品牌
推薦案例Recommendation case 更多